金年会

首页-金年会视野->金年会研究
一家亏损企业股东占款的税务听证案例——浅谈对财税[2003]158号文件的熟悉
2020年02月28日

PART1:基本案情

2019年3月,S市某区稽察局给G公司下达通知,称公司股东小我私家乞贷340万,其中180万已送还企业,其余160万不可举证用于企业谋划,凭证《财务部、国家税务总局关于规范小我私家投资者小我私家所得税征收治理的通知》(财税(2003)158号)(以下简称158号文)第二条之划定:“纳税年度内小我私家投资者从其投资企业(小我私家独资企业、合资企业除外)乞贷,在该纳税年度终了后既不送还,又未用于企业生产谋划的,其未送还的乞贷可视为企业对小我私家投资者的盈利分派,遵照“利息、股息、盈利所得”项目计征小我私家所得税。”及征管法相关条款之划定下达《税务行政处分事项见告书》对G公司做出补税32万、补交滞纳金8万元与及 ?16万余元的拟处置惩罚决议。公司以为自己公司恒久亏损,无“盈利”可分,对稽察局的处置惩罚不可接受,要求听证,后税务师和状师介入该案件。经相识该企业财务状态不佳,最近五年一连亏损,其间也有与上下游供应商的经济纠纷,其股东与公司之间有资金往来。

PART2:听证双方焦点看法

一、被申请人焦点看法

2019年4月,该案在S市某稽察局举行了听证。在现场,双方都关于各自的主张提供了相关书面质料。被申请人提出的补税的执法依据只有财税[2003]158号文。其焦点看法在于一、保存公司股东有乞贷,二、公司部分乞贷未能举证用于生产谋划。凭证财税[2003]158号文的划定,须比照“股息、利息、盈利”所得征收20%的小我私家所得税。

二、申请人焦点看法

(一)亏损企业无“红”可分

申请人以为自2015年起始终处于亏损状态,基础无任何盈利可分,因此稽察局对申请人举行处分所依据的财税[2003]158号文件中的第二条划定并不适用申请人。《财务部、国家税务总局关于规范小我私家投资者小我私家所得税征收治理的通知》(财税(2003)158号)第二条,划定股东向企业乞贷恒久不还视同盈利分派是为了避免一些企业以乞贷形式掩饰现实分红,从而抵达少缴小我私家所得税的目的。但该划定的条件是企业确实有盈利可分,但申请人自2015起公司一直处于严重亏损状态,基础不具备分红的条件条件。(相关审计资料已经提交稽察局)。

申请人以为,以下几种情形不应将股东恒久乞贷视为分红。

1.企业无可供分派的利润,又或者利润小于乞贷数额的情形 ?魉鹌笠档摹肮啥虼辈挥τ搿笆油趾臁被系群。“视同分红”的条件是企业有利润才有分红的能力,若企业自己亏损,也就无利可分。而申请人自2015年起公司谋划异常艰难,大宗的企业运营本钱导致申请人无任何可供分派的利润。若是将这种情形下的股东恒久乞贷未送还,列入“视同分红”的规模。显然与财税〔2003〕158号文件的本意相背。即便税局以为股东乞贷恒久不还不正常,可能涉及抽逃出资,也是工商部分权责,和税务机关没关系。    

2.企业在税务稽察前已经还款的情形,也不应再按分红征税。财税[2003]158号文件第二条的用意是避免企业以乞贷形式掩饰实质分红,而若是是分红,在税务机关未稽察前,企业不保存还款的可能性。只有真正的乞贷,乞贷人才会在税务稽察前自行还款。既然是真正的乞贷,且自行还款,自然不保存以乞贷形式掩饰实质分红的目的,以是自然不应视同分红计征小我私家所得税。如该笔往来款是分红,那么公司股东W 先生在税务机关未稽察前,就不保存自动还款的可能性。

别的,部分地区已经出台越发人性化的税收规范性文件,如河北省地税局《河北省地方税务局关于秦皇岛市局小我私家投资者乞贷征收小我私家所得税问题讨教的批复》(冀地税函〔2013〕68号)有明确:小我私家投资者送还从其投资企业取得的一年以上乞贷,已经凭证“利息、股息、盈利”征收的小我私家所得税,应予以退还或在以后应纳小我私家所得税中抵扣。

(二)股东占款应就利息部分征税,不应视同分红

申请人与股东W先生签署的《股东往来款协议》明确约定了利息归属和盘算标准,现在申请人正对股东W先生就用于生产谋划的尚未使用的并已送还(注:该款子送还稽察立案后)申请人的160万元往来款的应收利息正在盘算,并将增补申报并向税务部分自动缴纳应缴税收和滞纳金(若有)。同时又因W先生在代为支付申请人大宗各项款子时,代为肩负了网上银行支付时爆发的手续费,这些手续费正在由申请人和W先生举行账目核对。申请人以为应该关于利息部分补交小我私家所得税。 

PART3:听证效果及点评

税务机关作废相关 ?,可是依然维持关于补税补交滞纳金的处置惩罚决议。

作者作为申请人的署理人以为此案的几个焦点点在于:

一、亏损企业的股东乞贷(包括占款)是否也可以凭证158号文执行。作者以为稽察局的拟处置惩罚决议违反了158号文的政策意图且与公司法抵触。公司法以为公司和其股东都是一律的民事主体,其乞贷条约关于双方都有执法额约束力。税务稽察局在执法历程中仅凭一个伶仃的与上位法保存抵触部分规章对纳税人做出 ?睢⒉菇恢湍山鸬木鲆楣阽⒙,容易恶化征纳关系。

二、158号文的“可”视为“股息、利息、盈利所得”在一家亏损企业酿成必需补税、补滞纳金还要 ?。民营企业生长的初期,公司与股东小我私家之间资金往来频仍是个事实。若是股东借了公司的钱可以凭证2003年158号文征税,那么股东送还乞贷时是否要退税 ?关于所谓“乞贷”是否用于企业生产谋划的举证责任究竟是在税务机通知旧纳税人 ?别的,在实践中是不是只要欠亨过股东乞贷就可以规避158号文 ?

延伸点评:本案凸显了税务机关在制订部分规范性文件时关于实质课税原则的曲解以及详细执行部分关于特殊法优先于通俗法的误用,究其泉源在于税收行政立法倾向较重,税收政策的调理功效太过使用。关于不切合征税原则需要整理的税收规章没有实时整理或者修订,也让158号文成为税务机关执法历程中泛起的较大的执法危害,就该文爆发的税企争议较多。作者以为:

第一、158号文自己是保存硬伤的,纳税人无法明确,保存抵触情绪。最近几年涉及文件争议的行政复议及诉讼的案件也有爆发。在该案件中,158号文的执行从“可”征税也酿成了“应当”,税务机关的自由裁量权过大。目今经济下行趋势显着,政府重复要求;っ裼笠,关于过时的不对理的税收政策需要实时调解。

若是该案件进入行政复议阶段,建议提请税务机关关于158号文的正当性举行审查。《行政复议法》第七条划定: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以为行政机关的详细行政行为所依据的下列划定不正当,在对详细行政行为申请行政复议时,可以一并向行政复议机关提出对该划定的审查申请: (一)国务院部分的划定;(二)县级以上地方各级人民政府及其事情部分的划定;(三)乡、镇人民政府的划定。前款所列划定不含国务院部、委员会规章和地方人民政府规章。规章的审查遵照执法、行政规则治理。

第二、修改相关条款,更多的体现“实质”课税原则。股东乞贷没有送还的实质直接明确为分红,也与民法及其他相关执法抵触,笔者以为着实质是占用资金而非分红。笔者建议将《财务部、国家税务总局关于规范小我私家投资者小我私家所得税征收治理的通知》(财税(2003)158号)第二条,关于“小我私家投资者从其投资的企业(小我私家独资企业、合资企业除外)乞贷恒久不还的处置惩罚问题”中明确划定“纳税年度内小我私家投资者从其投资企业(小我私家独资企业、合资企业除外)乞贷,在该纳税年度终了后既不送还,又未用于企业生产‘谋划的,其未送还的乞贷可视为企业对小我私家投资者的盈利分派,遵照利息、股息、盈利所得'项目计征小我私家所得税。”的条款 改成:“纳税年度内小我私家投资者及员工从其投资企业(小我私家独资企业、合资企业除外)乞贷除执法划定可以低于市场金融机构贷款利率收取利息或者免收利息的情形外,无论是否收取利息,均应当比照金融机构机构贷款计息,关于利息部分应当依据‘股息、利息、盈利'项目计征小我私家所得税”。

作者:金年会江苏税务师事务所合资人 吴建

本文版权属于作者所有,更多与本文有关的信息,请联系金年会:

电话:010-57961169

【网站地图】【sitemap】